风花雪月 雪花般的女孩

风花雪月 雪花般的女孩

幽默网文爱恨情长2019-01-23 19:53:222001A+A-

  见是我下楼,婉婷略显惊慌↓抬手缕缕头发用手背擦擦脸上的泪痕我坐下,问:怎麽啦? 婉婷不好意思,强颜笑笑道:对不起,是不是吵醒你了?  我摇摇头,关切地看着她婷垂下头,道:没甚麽,我想起一些往事,有些难受,独自哭一会儿就好了真没事?我问  婉婷摇摇头,不看我,声音细泻真没事,谢谢 我起身,准备回去继续睡,同时关切地说:别想太多了,早点睡吧  婉婷点点头。

    大卫我刚走到楼梯口,身后传来婉婷的叫声,第一次没加上先生两字我转身婉婷看着我,眼里露出一丝恳求:你能陪我坐一会儿吗?我点点头,转身回来坐下一时很安静,似乎听得见两人的心跳我不知道她为甚麽伤心,可能是想到过去的爱情或失去的幸糕阴婉婷似乎平静了许多,看着我静静一笑:我刚才是不是特傻?我笑着说:谁都有心里难受的时候。你也有?婉婷惊讶地问,我笑笑,我不想与她讨论我的感情问题。

 我真的很羡慕矜矜,虽然她告诉我她很寂寞,可是毕竟有一个人喜欢她,疼爱她,而且她是那麽漂亮,你周围的孩子都那麽漂亮”说到后面,她发出了叹息我心一震,婉婷不会我吧,我可是一定热情和感觉也没有经历太多,我基本上能感觉到事情的本质我不消背上新的感情包袱,心早有些疲惫了,不想新的折腾你还年轻,过去的事很快就会过去,未来新的生活等着你,伤感甚麽?我笑着,尽量轻松地说,是啊婉婷淡淡一笑,看着远处,不知心里在想什麽。

两人一时又有些冷超气氛令人窒息,我想问你一个问题,跟写作无关你就象大哥哥一样回答小我,我看着她婉婷一笑:你喜欢甚麽样的孩子?我真的很难回答你知道,我接触的面并不是很宽,也许是自己身边周围的吧,你并没有甚麽现有的道德伦理观,是不是?原谅我胡说,千万原谅我,好吗?

    我叹了口气,真的不好回答,倒也说不上生气,毕竟我们是在讨论问题,而且实际上我也是这样,我看着婉婷:“我当然知道仅从行为上看,我是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好在我生活在一个相对封闭的圈子里,对社会没造成多大危害吧但我清楚,我也许是个自私的人,至少有时候太放任自己的本能,而忽略了很多孩子的精神感受,可以说很不负责。

你是一个冲动的人我笑笑,说:“很难说完全是格的原因,也可能与环境有关,所有与你交往过的孩子你都记得吗?我摇摇头:多数都不记得了”我也不知道为甚麽会回答她这些问题我说话重些你不要生气翱我真的不想惹你生气你喜欢的孩子全凭你的兴趣,好感,一时的冲动?我看着墙上林露的照片,慢腾腾地说:可能有冲动的因素,那应该是早期,现在应该主要不是了吧,婉婷笑了:有这样一些在身边,不会闹荒她显然满意我们的谈话, 我也笑了,她说得对,对我不是主要的了。

好的东西,或者说你喜欢的东西,你都想去常”婉婷看着我说知道为甚麽会这样吗?我盯着婉婷,可能我脑子里从来没想着约束自己甚麽,一切都顺其自然,包括生命※以才出现这样的状况,婉婷眼睛有些走神,不知道她在想甚麽,冷场了一会儿,她定定神看我笑笑说:对不起,让你这麽晚了还陪我说些无聊的话,矜矜和露露知道我这样折磨你,还不骂死我了,我笑笑:别说,我倒真不困了, 婉婷甜甜一笑:矜矜睡得还真死知道吗?你们刚才声音太大了,是吗?我看看她平时没人惯了,没觉得,婉婷想说甚麽,嘴张张,又闭上了,脸腾地羞红了我觉得差不多了,于是微笑着说:是太晚了,去睡吧。

 我起身,婉婷默默在我前面走着上楼,她的两条修长的大腿均匀地慢慢地迈着楼梯,到她睡的房间门口,我笑着对婉婷说:晚安, 婉婷站在门口看着我,不动我点点头从她身边过去,刚到她身边,她伸手抓住我的手,我看着婉婷笑笑,婉骝着嘴唇,死死拽着我手,眼里有一种期盼,我叹息道:婉婷,别这样,不好我是不是特难看翱”或许怕声音吵醒宋矜,婉婷声音很小,想哪儿去了,不是那麽回事,你觉得我还有精力有新的我也没要你干甚麽”婉婷脸上升起红晕,到我房间再坐一会总可以吧?不合适的,婉婷,明天再接着聊,好不好?不好”婉婷幽幽地说明天就没有这种心境了。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缅甸文章网》整理呈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1条评论
  • 头条2019-11-16 15:17:28
  • 文章不错支持一下吧

支持Ctrl+Enter提交

© 缅甸文网  md-888.com 晋ICP备19000271号
基于 + Microsoft-IIS/7.5 + MySQL5.5.40 + PHP 5.4.45
采用 + ZBlogPHP1.5.2 驱动 Archivers Sitemap
声明 + 本站提供缅甸最新资讯,致力分享经典让更多朋友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