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敢民族传统习俗方式

果敢民族传统习俗方式

果敢远方2019-01-21 17:36:55268A+A-

果敢民族是一个有着五千年悠久传统文化历史的华裔民族,明朝末年迁徙到果敢地区,已经有了近400年历史,由于历史原因,被缅甸国家以果敢地方命名为果敢族,是缅甸国家135个民族中的重要成员之一。 

从上世纪30年代起,果敢族人就进入掸邦东部地区生活,随着历史的发展,不断有果敢族陆续迁入。 

2013年,经过人口普查统计,生活在掸邦东部第四特区的果敢族已经有了12000多人口,成为第四特区主体民族之一。第四特区政府根据人口发展情况,将果敢民族列入第四特区第四大主体民族,并确定与其他主体民族一样,举办传统节日。 这次“果敢民族民俗传统节”活动,将根据果敢族传统,举办灯会、打歌、打包、打秋千等娱乐活动,同时,还将举行陀螺、唱山歌等比赛。

果敢民间文化之打包

打包是果敢未婚青年女在新年中的娱乐活动之一。所谓包,是用各色小步片剪成菱形,然后再以不同颜色相间缝成外圆内方比网球略小的小球,内装米粒或玉米沙,外衬毛绒须坠,五光十色,鲜艳夺目。

打包时,在广场上男女双方距离二十五至四十英尺,互相将包投给对方,来回投掷。在这期间男女可以相互交谈,增加感情,成为自由婚姻的媒介,春节过后总有些情人成了眷属。这种娱乐成为果敢人新年中不可缺少的项目,已风行百年了。

若论其来源已不可考。打包盛行于果敢及镇康、耿马一代的边区、一般只在春节期间的五天中和正月十五、立春日才打包、平时是不打包的。——摘自《果敢》一书。

打包是果敢青年男女春节期间必不可少的一项娱乐活动,通过打包,青年男女们从陌生到相识,从相识到喜结连理,这是一项只有在春节时期才有的活动。打包分为两种打法,一种是对打包,一种是输赢包。对打包就是两个人规规矩矩的打,你扔过来,我扔过去的打法。输赢包就是两个人定下规矩,比如接不到一个包拿对方的一样东西;打输赢包一般都是郎有情妹有意。

还有,打包一般是外村人优先。因为过年的时候,很多小伙都喜欢到外寨去选对象,因而,如果外寨的小伙到本村的话,本村的姑娘们要拿包去丢给他们。而外寨的小伙不管对扔你包的女孩有没有兴趣,必须接着丢几包才行,如果不接姑娘主动丢给你包的话,势必会被大家笑话。同样的,如果本村的伙子到外寨也如此。

因此,每当过年的时候,未婚的小伙子就会到附近的村寨去找打包,有些疯狂的小伙从大年初二一直到十五才回家。这十几天到处去找打包,到处去寻找自己生命中的另一半。

还有,一些上了年纪的阿姨为了寻找青春时的记忆,也会仍不住丢几包。小孩子为了好玩也会吵着父母给他们买包,他们从小就开始学习如何打包,以便把打包这种技巧传承发扬下去,包已经成为了一种果敢的民间文化。

缅族的生活禁忌 

内容摘要:缅甸人有“右为贵,左为贱”,“右为大,左为小”的观念。因此,缅甸人有“男右女左”的习俗。此外女人不能枕着男人的胳膊睡,否则男人就会失去“神力”,整日萎靡不振。在吃饭时,须按照男右女左的习俗入座。缅甸人视头顶为高贵之处,所以不能用手触摸他人头部,即使是十分可爱的孩童也不能抚摸其头。... ??? 缅甸人有“右为贵,左为贱”,“右为大,左为小”的观念。因此,缅甸人有“男右女左”的习俗。此外女人不能枕着男人的胳膊睡,否则男人就会失去“神力”,整日萎靡不振。在吃饭时,须按照男右女左的习俗入座。 缅甸人视头顶为高贵之处,所以不能用手触摸他人头部,即使是十分可爱的孩童也不能抚摸其头。     

与朋友同行,不能勾肩搭背。给长者递接物品时,不能用左手,左手被视作是不洁净的。     缅甸人视太阳升起的东方为吉祥的方向,认为东方是释迦牟尼成佛的方向,所以缅甸人家里的佛龛都供在室内东墙上。因此睡觉时,头必须朝东忌讳朝西,否则是对佛的玷辱,会招致不幸。缅甸人还认为西方是死神居住的地方,古代缅甸国王斩杀犯人时,都是出宫殿西门,所以睡觉绝对不能头朝西睡。缅甸人把东面和南面称为头顶部,把西面和北面称为脚尾部。家中长者的座位在头顶部,晚辈的座位在脚尾部。     

 在缅甸,女子穿的筒裙(缅语称“特敏”(TaMane))被视为不吉祥之物,不充许晾晒在超过人头的地方。因此男子忌讳在晾着衣服的绳索或杆子下穿行。如男子穿行,则男子身上的“神力”会丢失,并会倒霉一辈子。故此,到佛塔寺庙朝拜的信女,不得登攀塔座,只能跪在塔下瞻拜许愿,如要向佛塔、菩萨身上贴金,需交由男子代办。  缅甸人认为在星期二做事情必须做两次才能成功。所以,一般人都避开在星期二做事,缅甸人有个风俗,每逢星期五这一天,忌讳乘船渡河。缅甸人送给别人东西时,必须在星期一至星期六进行,星期天禁忌送物。尤其禁忌送衣服、纱笼等。避讳母鸡在布上下蛋,以防破财。避讳旅途遇蛇,若遇蛇,则应返回并推迟行期。忌在“安居期”(从缅历04月15日至07月15日)结婚、宴请、迁居、娱乐,僧人亦不得外出。严忌不脱鞋就进入佛塔或寺庙。忌睡高床。

果敢风情

果敢位于缅甸掸邦之东北,和中国云南毗邻,属震惊世界的“ 角”范围,面积约为5000平凡公里,相当于8个新加坡。果敢以山地为主,属亚热带气候,由于地形高低差异,往往山顶和山麓就是不同天地,这也算十分特别的了。

21世纪以前,果敢盛产罂粟(就是鸦片,果敢人称之为“芙蓉”),而且质量不错,远近闻名。所以果敢因此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让人谈虎色变。以前,只要是到过果敢的人,别人都会怀疑他和毒品有关。

在果敢,绝大多数果敢人并不是一些书籍、影视作品里所描绘的那样凶恶而贪得无厌,相反,他们因为生长在与世隔绝的大山里,而更显纯朴良善,天真无邪;少有勾心斗角,尔虞我诈。对于罂粟,也不过是因为这种作物在果敢适于生长而已。

虽然果敢人种植了近200年的罂粟,但绝大多数的烟农仅能维持温饱,平均生活水平十分低下,只有极少数的人过上了“富足”的日子。

果敢人都热情大方,豪爽好客。不过在一些繁华的地方,他们反而显得小心谨慎,这也许是因为他们以前世代种植鸦片为生,所以对外来人都怀着一种提防心理。这在小村寨是绝无仅有的,小地方的人会让你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由于果敢和中国云南一衣带水,又都是炎黄子孙,习俗也就大同小异了。在果敢,端午和重阳节很少有人过,他们最偏爱的节日当数:火把节(六月二十四)、中元节(七月半)、中秋节和春节。火把节本是彝族的节日,在中国云南十分盛行,在其他省份就仅闻其名了,由于果敢人和中国人过节差不多,这里就不多作述说了。

果敢人说的“屁拍”,也就是中国人说的“鬼上身”。这在现代科学文明的社会,似乎是无稽之谈,但在果敢,人们是信之不疑的,而且几乎人人都可以说出几个亲眼所见的例子来。

在果敢,几乎每个村寨都有所谓的“有鬼人家”。顾名思义,就是说这些人家里养有“活鬼”,常常出来附在一些得罪了他们的人身上,因为被鬼上身的会说“他”是某某家的鬼。当人们知道谁家是有鬼之家的话,都会避而远之,明哲保身,尽量不与其来往。如果万不得已之时,也都是虚与委蛇,阳奉阴违。这倒让人替这些背上“有鬼之家”恶名的人家叹息了.

关于“屁拍”的事例,那就不胜枚举了。一个小孩突然说出几十年前的往事。旁人还可以问他的家庭住址,家中有些什么人,回答丝毫不差。又有一个男人,突地做出各种女人扭捏动作,说起女人的陈年旧事......事之荒诞,百思不解。在鬼上身时,就连当地人十分信奉的法师也拿“鬼”毫无办法,更不用说医生了。只有对其好言好语相求,好酒好菜相待,等其酒足饭饱后自会离开。当然,被上身的人只是精神萎靡,并无大碍。

“屁拍”之说是果敢特有的,在毗邻的云南边境各县并无此一说。虽然荒谬,果敢人是决定相信的。

果敢人的敬神、献穑、建醮、杀年猪等风俗,和云南并无二致。说到果敢人,就不得不说一种活动----打歌。打歌虽然云南很多地方亦有,不过比起果敢来说就没那么原汁原味了。中国内地一些地方,也许连名字也没有听说。

 打歌是一种聚会时的游戏。男人弹琴,女人跳舞。琴是三弦琴,曲调简单。游戏时众人为成一个圈,大家脚步随着琴声节奏而踏,或前或后,看似简单,其实颇有章法。只有一行人时必须男女间隔,两行人是男女并肩。打歌没有年龄性别之分。以前,只能在婚丧嫁娶时才能进行,弹弦子平时是严禁的,不过现在已经演变得想弹就弹。晚上,几个青年男女约会,就会有男青年拿了三弦琴,拨动琴弦。现在的果敢,很多寨子里都有了打歌队,有统一的服装,专门的领头人。只要有聚会,他们就会前去参加。打个在果敢几乎已经成了聚会是的一个必需的环节了。这也可以看出这项活动在果敢受欢迎的程度。

在果敢,除了打歌,还有一种游戏深入人心,那就是春节期间才举行的打“得乐”(陀螺)比赛。果敢的得乐大而矮,最大的大如面盆,重达近十斤。多用柚木制成,贵的一个甚至要人民币上千元。每个寨子,都有得乐场,一个平而宽的坝子,大的村寨会有好几个。过年时,得乐场热闹非凡,各村寨之间会举行得乐大赛。听说在以前,为了赢得比赛,甚至还发生了在比赛前故意把对方“母鸭”(相当与足球比赛的前锋)弄伤的事情。2003年春节前夕,果敢中小学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得乐友谊赛”,其中包括了云南镇康、佤邦、果敢许多村寨等几十支代表队,运动员就有四百多名。果敢中小学的足球场也用压路机压平了,改成了得乐场。当时人山人海,观众上万,蔚为壮观!

可惜的是,打得乐只在春节期间进行。而且仅男性参加,女性只能作壁上观。但此活动,在果敢男子里,可以说上至白发苍,下至开裤裆,没有不会的。

在果敢,过年是还有一项活动---打包,少男少女的游戏。包是用各种颜色的菱形布缝制而成,内装米粒或玉麦沙(玉米),男女分开站,中间间隔5至10米。男女互相投掷布包嬉戏玩闹。由于此活动仅限于青年男女,其影响肯定不如打歌和打得乐了。但在年轻人心里绝对是翘首以盼的。在果敢,许多的美满姻缘,也许就是打包打来的呢。果敢最有特色的,人们最感兴趣的,也许是果敢的婚嫁了。果敢人多叫“偷媳妇”,或“抢亲”。

果敢人对结婚的年龄是没有严格的规定的,青年到了情窦初开的时候,就可以正大光明的与异性交往。父母一般是不会过问的。所以,在果敢的晚上,常常有青年男女相约串寨,甚至玩到天亮,这在中国,父母是不允许的,而在果敢,却非常正常。如果两人情投意合,就商量好时间,到时男孩会准时约上几个朋友,前去“抢亲”。女孩会自己走出家门,男孩和朋友就一拥而上,拉了女孩就走。女还就算心里愿意,也要挣扎反抗。所谓抢亲,其实是对方已经知道的情况下进行的,而不是在对方毫不知情就去强行抢人。女孩的故意反抗也和中国旧时女子哭嫁有异曲同工之妙。心里明明万分愿意,还要哭哭啼啼,表示舍不得离开生养自己的双亲,也算是给父母的一点安慰吧?

女孩在男家过了一夜之后,男方就会托本寨头人前往女方寨子头人处呈报,这叫作“做错礼”,意思是我把你的女儿偷走了,做错了,请求你们的原谅。带上礼物是一定的。这时会出现很有意思的场面。女孩父母就算对男方相当满意,也会故意鸡蛋里挑骨头,数落男方的种种不是。前去的南方代表只能低声下气,忍气吞声,绝对不可以反唇相讥,不然就得搞砸。

然后就是女方父母请自己寨子的头人去男方村寨的头人处“聊礼钱”,就是商量给多少礼金的问题。由于人们都喜欢在新年期间办喜事,所以在一些大的村寨,到了年边,头人到处聊礼钱,非常的忙。但喜气洋洋,也就无所谓了。在果敢,礼钱在每个地方,是有一定的定数的,但往往也没有真的照定数给,如果男家经济不好也可以少给,这也是很通情达理的做法了。

偷媳妇也有它的弊端,一些女孩而由于年龄小还没有完全懂事,仅凭一时冲动就跟了心仪的男孩而去,等到了解对方的时候已经后悔莫及了。甚至有13、14岁的女孩儿就被男子带走,女孩父母因女儿年龄太小去要回来,可是已经有人把女孩当寡妇看待,几乎影响女孩一生的生活。

现在的果敢正一步一步的走向繁荣,打歌、打包、打得乐都方兴未艾。2002年果敢全面禁毒,果敢人民难免要经过一段艰难的阵痛期,而正是这些祖先留下来的风俗让果敢人永远幸福,永远快乐!

民俗:杀猪饭

每一年进入农历冬月,也就是十一月,果敢就开始有人请吃杀猪饭了。

开始的时候,我还不清楚这是个什么样的节气,后来才明白,果敢人有杀年猪的风俗。每到春节临近,家家户户都要杀猪请客,这和中国很多地方的过年是大同小异的。

据我了解,果敢杀年猪的活动几乎是每户人家都会举行的,哪怕是家庭条件相当差的,也会杀上一条并不肥大的猪儿应景。冬天气候干燥,温度极低,正是腌制腊肉的时间。杀年猪的具体时间是在冬至节前后十天,杀猪的人家要邀请亲朋好友吃喝一顿,客人不必送礼,来而不往非礼也,所以家家户户你来我往,形成了这个热闹的民俗。我们老家四川制作腊肉,是用燃烧柏树枝的烟来熏制,而果敢则不同,果敢人是酱肉腌放在坛子内,据说可以大半年不变味。富裕的家庭往往会宰杀很多头猪,大开宴席。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缅甸文章网》整理呈现,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支持Ctrl+Enter提交

© 缅甸文网  md-888.com 晋ICP备19000271号
基于 + Microsoft-IIS/7.5 + MySQL5.5.40 + PHP 5.4.45
采用 + ZBlogPHP1.5.2 驱动 Archivers Sitemap
声明 + 本站提供缅甸最新资讯,致力分享经典让更多朋友阅读!